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nnnl的足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  

2010-11-08 21:33:39|  分类: 欧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   

        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 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 歌剧院背面

        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歌剧院顶部的雕塑——诗歌 

        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 歌剧院顶部的雕塑——音乐

        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 歌剧院前边的雕塑——诗歌与音乐

       1858年的一个夜晚,巴黎的Peletier大街发生了一起爆炸案,正在老巴黎歌剧院欣赏歌剧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,遭到了意大利革命分子的袭击。皇帝幸免于难,但爆炸案促使他下了一个决心,着手修建一座新的歌剧院,以确保他听歌剧时的安全。

早在17世纪,意大利歌剧风靡欧洲,随后,法国吸收了意大利歌剧的精华,创造出自己的歌剧,为皇室所热捧。1671年,在路易十四的授意下,法国第一座歌剧院“皇家歌剧院”落成,它就是巴黎歌剧院的前身。

老歌剧院日渐陈旧,宫廷也一直在讨论它的重建问题,拿破仑三世的遇刺成为了契机。两年后,打着为公众利益而建的旗号,新巴黎歌剧院项目对外公布,但建筑师不是按惯例由皇室指定,而是通过竞争选取,这一首创顿时让舆论上下一片哗然。

法国是芭蕾舞的故乡,而芭蕾本身就包含了许多戏剧的因素。自从意大利歌剧敲开了法国的大门,糅合了许多芭蕾精髓的法国歌剧就诞生了。这里边还少不了许多热爱歌剧的君主贵族的功劳,鼎鼎大名的拿破仑就是一个表演艺术的疯狂粉丝,海顿和贝多芬都是他的座上客,他不但左右了法国歌剧的演出路线,还梦想建一座美仑美奂的歌剧院,让巴黎与意大利的罗马、威尼斯平起平坐,但直到他折戟滑铁卢,这个愿望都没有实现。半个多世纪后,他的侄子建立了第二帝国、同样酷爱艺术的拿破仑三世,才将这个心愿付诸实施。那么,项目最后选择了哪位设计师呢?

171名建筑师参与了工程竞标,他们全部匿名送审,作品只用号码和口号识别,比如17号的口号是“艺术提升精神境界”,50号是“艺术和娱乐的中心:巴黎!”。最终,口号为“我热望甚多,期望甚少”的38号作品中标,赢得了这座当时最宏伟的公共建筑的设计权。

这位设计师名不见经传,他叫加尼叶Garnier,之前除了设计过一座公寓,再没有别的作品。这位34岁的建筑师甚至连办公室都没有,于是他干脆就在工地上临时盖了一个,同时还召集了一群年轻的建筑师,他们都是他母校的毕业生,拥有年轻人的激情和梦想。

这个年轻团队的当务之急是拿出歌剧院的设计,但摆在他们面前有一个大问题:拨给他们的地皮位于好几条马路的包围圈中,呈现为钻石形,它还毗邻市中心的奥斯曼大街,时刻得面对拥堵和嘈杂。加尼叶觉得,在这里修建一座如此重要的建筑,四面楼房的合围会让它窒息得像在病房里面吹小号。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购票大厅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走廊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三楼中庭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加尼叶时常自我安慰说:百年后的巴黎也许会有一位区长,他会把整个地区都夷为平地,让歌剧院得以自由。加尼叶试图说服当权者,让他们改变状况,但他失败了,地方长官认为:马路比歌剧院更重要。

一百年过去了,加尼叶梦想中的区长还没出现。而在当时,巴黎的当权者是历史上有名的奥斯曼Haussmann男爵,巴黎之所以有今天这个样子,可以说完全归功于他的远见和气魄。在此之前,他只是巴黎的一名警察局长,直接被拿破仑三世这位“伯乐”提拔为塞纳省的行政长官。也正是在拿破仑三世的无条件支持下,奥斯曼男爵对巴黎做了新的规划和大刀阔斧的改造。他拆旧楼,建新区,扩展城市外延,修建了总长137公里的林荫大道(包括以他名字命名的主干道之一:奥斯曼大道);他还在赛纳河上多架了许多桥,在地下铺设了沿用至今的供水、排污系统,等等。也许在这样一位城市规划大师的眼中,巴黎宏观的交通体系没理由为一座单体建筑让道。那加尼叶的巴黎歌剧院将如何从马路和楼丛中突围?

在巴黎歌剧院地底深处,有一个巨大幽深的湖,人们纷纷传说,一个才华横溢的幽灵住在湖里。这个被称作魅影的幽灵爱上了歌剧院的女歌手Christine,于是他化身“音乐天使”,在化妆间用天使之声引导女孩,将她调教成了出色的主唱。

剧院的地下怎么会有一个大湖?还得追溯到它的修建中来。有人说故事里Christine的歌声能够将玻璃震碎,在现实中,回到1867年8月的某一天,巴黎歌剧院的工地上还真有一些东西被打碎了:是木匠们用斧头劈碎了那些隔绝好奇观众的脚手架,巴黎人用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,来庆祝巴黎歌剧院正面部分的竣工。原来为了给1867年的巴黎世博会献礼,设计师加尼叶加班加点,赶工完成了歌剧院的正面部分,而这时它的内部还是一副空架子。

随着脚手架被拆除,人们终于得以一睹加尼叶设计的庐山真面目。如果站在正面的大道看,你会很容易产生错觉,觉得它窄小,这也正是菱形造址给加尼叶带去的永远的痛——它被众多建筑所包围,以致人们看不到它真正的长宽比例。其实它比人们看见的要宽得多,长得多,长度达到了157米。

即便如此,人们仍旧为巴黎歌剧院惊艳、华丽的外观设计所折服,它的正立面是庄重瑰丽的长方形,古典主义、哥特式和巴洛克风格杂糅其中。它的柱廊和卢浮宫的柱廊设计如出一辙,与此同时,加尼叶又在大圆柱旁配上了小圆柱,还在圆柱上方嵌入了石屏风,看上去就像是柱廊的窗帘一样。整个正立面浮雕装饰繁多,华丽之极,却又秩序井然。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中庭天花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二楼阳台

为了尽可能利用这个不合适的地点,分别满足皇室及贵族的要求,在歌剧院被周边建筑遮挡的两个侧面,加尼叶建起了两个边阁,一边是私人入口,另一边则是皇帝的入口,这个入口被设计得犹如华丽城堡的斜坡,它打破了歌剧院完全对称的结构,加尼叶也因此备受批评,说他为了献媚奉承而牺牲了建筑学的平行法则。今天,这座皇帝边阁改为博物馆,里面藏有十万本书籍,一万六千份音乐家歌谱曲谱,二十五万份亲笔手写书信,一万多件乐器,三万幅版画,二万件服装和服饰,等等。

压力之下的无奈之举,还是有意为之的个人设计,加尼叶设计这个华丽入口的初衷我们不得而知,因为这项工程规模大,耗资高,还具有相当的政治敏感性,加尼叶的工作不仅直接受到拿破仑三世和地区长官奥斯曼的监督,还处于法国议会反对派和公众的注视之下,工地上总是来人不断,各种评论和批评从未停过。不仅如此,让加尼叶为难的是,当时忙于重塑巴黎的奥斯曼在中心区旧楼改建工程中,允许新建的大楼比原先再高出5米,这就意味着巴黎歌剧院即将被淹没在四周增高的楼群中,成为一座毫不起眼的普通建筑。怎么办?

加尼叶匆匆改变原计划,提高柱廊上方楼阁的高度,以便压倒周围高大的建筑。这还只是歌剧院正面的高度之战,在其它部分,增高战役也陆续打响。在圆形的屋顶,他竖起了一座巨大的阿波罗竖琴像,离地56米,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。如果不说,你根本想不到它原本只是一个避雷装置。

加尼叶为歌剧院设计了马蹄形的观众席,能够容纳数量并不多的2000名观众,而它的舞台却是全欧洲最大的。为了支撑这样大的舞台,加尼叶在它的下方安置了复杂的五层结构,只依靠绞盘和绳索,就可以完整的将15米高的布景搬下来,就像航海的船只一样。所以当时他找来的舞台管理员,大部分都是前造船厂的木匠。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舞台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包厢

歌剧院复杂的内部结构共计有2500多道门,7500多把钥匙,还有6英里长的地下暗道。歌剧院的地基比其它建筑要深得多。在挖地基时,为了预防地下水渗入,加尼叶在地基下面修了一座6公尺深的小水库,灌满水以平衡外部压力。观众如果走到地下室最后一层,就能看到它黝黑粘稠的水面。有人号称在里面发现过骷髅,于是歌剧院地下湖中有幽灵的传闻不胫而走。

魅影用歌声把Christine引诱到了歌剧院地下湖心的屋里,并向她表达了爱意。在震惊与好奇之中,Christine揭开了魅影的面具,才发现他竟是一个相貌残缺之人。但Christine并没有倾心于魅影,她与同乡Raoel相爱了。在一次演出中,剧场的大吊灯突然坠落,砸在Chiristine跟前,这是魅影愤怒的诅咒!

歌剧院的命运似乎也被施了诅咒。1870年是法兰西风雨飘摇的一年,普法战争战败,拿破仑三世逃亡,第三共和国成立。仍在进行内部施工的巴黎歌剧院被迫停工,这座只剩几个工人的大型建筑,被军队改造成了食品店,库存咸肉、燕麦和酒。

一年后,巴黎民众揭竿而起,无数人聚集在歌剧院的正门,观看张贴在柱廊上的巴黎公社宣言。在它著名的雕塑《舞蹈》前,一位被激怒的男子怒斥“有伤风化”,将一整瓶墨水泼在了雕塑上。一时之间,源起于皇族的巴黎歌剧院成了被痛恨的统治者的象征,似乎永远也无法建成了。

停滞的巴黎歌剧院工程在五年后才出现了转机,一场大火把当时仍在使用的老歌剧院彻底烧毁,于是,加尼叶被通知完成歌剧院的内部工程,他的团队终于再次匆匆开工,进行剧院最后部分的修缮。1875年,在历时15年后,巴黎歌剧院终于第二次迎来了竣工典礼。开幕典礼当晚,人群蜂拥来到这所新落成的大建筑,忙碌的举办方甚至忘了邀请只能自费买票的设计师加尼叶。然而,没有一个观众是为了观赏歌剧而来,他们都是奔着建筑来的,大家都想看一看,加尼叶到底给他们修建了怎样一所歌剧大宅子。

从较低的前庭入口进入歌剧院,将置身于入门区和休息大厅,这部分一贯是歌剧院建筑的精华,加尼叶更是将1/4的精力都投入了其中。18米高,富丽堂皇的大厅堪与凡尔赛宫大镜廊相媲美,它极致奢华,四壁和廊柱满布巴洛克式的雕塑、挂灯和绘画,有人说这里豪华得就像是一个首饰盒,装满了金银珠宝。

休息大厅的华丽预示着更大的精彩在后头,那就是加尼叶的杰作:大楼梯。两侧的楼梯通往第一包厢,中间部分则直接引向前排座位。巨大的大理石楼梯在金色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,据说是被贵族仕女们的裙裾摩挲而来,天花板上则描绘有各色的寓言故事。通过大楼梯,欧洲最大的舞台映入眼帘,那盏因《歌剧魅影》出了名的八吨重大吊灯就悬挂在演出大厅正中。

在吊灯之下,劳尔布下陷阱,准备捕获魅影,但魅影无视圈套,假扮歌剧男主角,与Christine合唱了剧中最优美动情的咏叹调《不归路》(Thepointofnoreturn)。一部《歌剧魅影》,重新诠释了加尼叶的建筑,歌剧院的另一些秘密,甚至让登台的舞蹈演员都感到害怕。舞台后面的舞蹈教室,是季票持有者才能进入的排练室,但这里却一度充斥着肮脏和龌龊,他们进入这里,只为了在妓院似的布景中挑选舞蹈演员。而双拱形天花板上则隐藏有“秘密画廊”,直接敞开的窗口成了偷窥狂的乐园。直到1935年,这种不道德的做法才被中止,但它们也被无情地写进歌剧院的秘史。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酷似罗浮宫镜厅的休息厅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休息厅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休息厅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著名的大楼梯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楼梯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楼梯旁的灯饰

自1875年建成后,巴黎歌剧院成为世界艺术圣殿之一,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谢幕式,只有歌剧院壮观的外延和细腻的内饰,经久不变。这一切都出自一人之手,他用了15年的时间设计,让建筑与歌剧完美融合。于是,法国人也亲昵地称这座建筑为“加尼叶歌剧院”。

如今的巴黎歌剧院已经不再上演歌剧,歌剧都转到1994年新建的“巴黎国家歌剧院”去演出了,新歌剧院的所在,就是鼎鼎大名的巴士底狱旧址。而巴黎歌剧院,这座开了法国歌剧先河的老建筑,今天只忠实地上演法国的国粹芭蕾舞。我觉得这真是挺耐人寻味的事。当然,有些固执的《歌剧魅影》粉丝也许就要发感慨了:上演歌剧的巴黎歌剧院,才是诠释《歌剧魅影》的最好场所。难道让魅影也改跳芭蕾舞吗?

相信很多蜂拥而至巴黎歌剧院的拜访者不乏受音乐剧〝歌剧魅影〞Phantom of the Opera的影响。此音乐剧原为法国作家葛思顿勒洛斯Gaston Leroux的小说作品,剧情是描写一位才华洋溢但脸部有缺陷的音乐作曲家,因其丑陋的外表而神祕的隐居在巴黎歌剧院的地窖深处,后来爱上一名小牌女歌手,而衍生出一连串的情节。“歌剧魅影”的故事在1909-1910年时连续刊载在杂志上,然后集结成书,故事的内容引发读者的联想,甚至被拍成电影。1986年英国名作曲家安德鲁韦伯Andrew L. Webber将故事改写为音乐剧而畅行于伦敦,经韦伯诠释后的演出更风靡全球,让巴黎歌剧院名扬于世,更增加了歌剧院的神秘色彩。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肖像展览厅

【法国】——巴黎歌剧院 - annnl - annnl的博客

图书馆

(文中叙述文字来自凤凰电视网站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6)| 评论(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